上午好  学习型组织研修中心欢迎您!

致 力 于 推 动 学 习 型 组 织 的 研 究 与 实 践

你要的正确「复盘」操作,都在这里了(一文全掌握)
搜索

最新动态:

首  页    |    学习型组织    |    复盘    |    系统思考    |    学习技术    |    知识管理    |    管理前沿    |    专家专栏    |    关于我们

 

学习型组织研修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1998-2017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京ICP备05005136号

>
>
>
彼得·圣吉:谁砍了柠檬树?

彼得·圣吉:谁砍了柠檬树?

作者:
伍淑芳
来源:
《远见》杂志
2013/09/02 00:00
    近年来积极关注全人类永续发展的管理大师彼得·圣吉,11月21日应天下远见文化事业群邀请来台演讲访问。被《BusinessWeek》推崇为当今最有影响力的管理大师之一的圣吉,长期以来致力推广「学习型组织」,并在全球掀起组织学习热,他的成名作《第五项修练》更被《哈佛商业评论》评为「最有影响力的管理著作」。
 
    主持人高希均教授:这真是台湾社会一个空前的盛况,我们聚集了两千六百多位朋友,大家要来听彼得.圣吉博士的演讲,以及他与张董事长的对谈。今天下午这个盛大的聚会,也许正是台湾社会的一个转折点:我们要把一个缺少和谐共识与愿景的台湾社会,变成一个进步的、团结的、共享的「学习型社会」。在学习型组织里,可以说真话,可以反省及深度汇谈,可以接受别人批评,可以改进自己,可以培养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这不只是一个人的学习,而是团体的学习以及团体的实践。
 
    我们「天下文化」很高兴从1994年起就先后出版了他的三本书(译成七本),字数超过了一百六十万字。即以他最著名的《第五项修练》而言,有三十万字。这本书不好读,但是只要耐心读——任何一页、任何一章,都会有收获。
 
    圣吉常常强调:1990年代以来,最成功的企业是「学习型组织」,因为企业唯一最持久的优势就是要有持久的能力,比对手学习得更快。
 
    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先生的参与对谈,更证明了「比对手学习得更快」是多么重要!
 
   但我不得不先做预警:学习没有捷径。一场演讲不可能提供所有的答案,但会激发你迈向学习型组织。只要起步,就有可能。
 
彼得·圣吉:我今天不谈太多基本的东西,而是要带大家一起来思考学习型组织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对我们的个人、组织,还有社会、甚至全球所代表的意义。
 
    事实上,原本我对于学习型组织并不热衷,当我还是研究生时,我写了几篇关于学习型组织的文章,对我并没有很大启发。但是我对「系统」这个主题一直很感兴趣,想要了解「系统」对我们有哪里些深层的影响,生活中有许多核心问题,是大家从十七、十八世纪就开始探讨的。
 
    我常想,我真的不了解世界怎能有持续的工业成长,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源有限的世界,我们怎么会有这种宗教式的信念,想要不断成长呢?成长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一般人指的是经济成长或是社会发展,政治人物在国家成长出现瓶颈时,会比较紧张,很多人想讨论这个问题,也是因为他们没有成长。对商人来说,他们(觉得)好像没有看到利润,这些关于成长的概念似乎和现实有所区别。
 
    我在洛杉矶长大,成长经验或许和许多台湾人不同。我四岁半时,父母搬到洛杉矶,我们住在圣伯纳第诺山谷,我记得开车几个小时,看到的都是整遍柳橙树和柠檬树,但是十二年后,这些都不见了;果园被暴增的人口取代。过去那里是小孩子的天堂,到处都可以打棒球,但是现在学校有时还会建议小孩子在某些时段,不要离开家里或学校,因为外面的污染非常严重。
 
    所以我们知道成长不只代表利润,不只代表GNP,事实上,实际的生活经验或许更重要。在1980年,我父母搬离洛杉矶,那时住宅区的房子每户都加上铁窗。我记得有一次我家遭小偷用大铁骓把后院的墙整个打垮,进去偷东西。你可以看到,一个从我小时候可以自由自在骑着脚踏车到处跑的地方,变成危险的场所,这样的改变是非常大的,这对我来说又是什么意义呢?
 
    当然,没有人故意要把世界变成这个样子,没有人想要把柳橙树和柠檬树砍掉,没有人想要生活在铁窗后面,没有人预期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就像没有人想要让全世界产生温室效应或是让全球贫富分配不均一样。事实上,根本找不到一个人会刻意去这么做的,所以,我们都存活在整个「系统」的现实当中,系统创造了这样的社会。
 
    我们现在拥有一百年前没有人能想象到的科技能力,甚至可以改变世界,但是,我还是发现不只在台湾,在全世界各地普遍存在一种无力感。真的没有人想要毁灭物种,但是我们照现在的方式过日子,真的会毁灭很多物种。所以,我们必须谈到「系统」,也许很多人要说,这不是我的错,这是系统的错,但在我们研究系统的人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
 
    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创造这种互相倚赖的模式与系统。比如说,从小受虐的孩童长大后很可能成为施暴的父母,这不是电脑系统,也不是管理系统,而是一种互相倚赖的模式。文化就是一种互动的系统,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的小孩和一百年前的小孩还是有某些相似的地方。 
 
以学习缩短智能与力量的差距
 
    我们人类和其它的物种一样,每天相处就会创造出许多互相倚赖的模式,这就是所谓的系统。这并非新观念,从人类有史以来就是如此,过去我们用文化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但是今日情况有所不同,现在有了一种新文化,叫做「工业文化」;这也许是第一种全球文化,深深的影响了人们在思考和行为上的模式,也用共同的观点统合了全世界的人。
 
    我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是在很多年以前,我认为我们生存在一个相互倚赖的网络当中,对我来说,没有办法真正地了解和影响别人是个严重的问题;我们世世代代形成了这样的文化,如果大家都能体认到这个问题,或许情况就不会那么严重了。
 
    我曾经参加在维也纳举行的一个会议,研究系统思考的学者共聚一堂,当时有人说环顾全球看到许多饥饿与贫穷的问题,问题背后只有一个问题,就是在过去一百年内,「人类力量」成长的速度超出想象的范围,但是我们的「智能」却没有随着「人类力量」而成长,所以如果我们的科技能力和智能间的差距无法缩短,我们的未来就不值得期待。
 
    因此,至少对我而言,这是我不断在思考的问题,而我所创办的学习组织中心,所要处理的就是这些根本的核心问题。不管从个人、组织或是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这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在一个大的组织当中,会有一些重要的团队是需要学习的,同样在我们的社会中,我们也要不断学习。
 
    特别是在过去二十五年当中,我有机会和很多跨国企业合作,一开始我并不认为我思考的问题和企业界相同,但是在一个现代社会中,企业是最有权力的。过去我们认为企业界在社会中最重要的功能是创造财富,可是对我来说,创造财富不是企业成立的原因,而是企业发展的结果。我认为企业最重要的功能是创新,包括科技的创新。要改变学校和政府是很困难的,相形之下,企业却很容易创新,不断有新公司成立,有潜力开创新的商业模式。
 
    几年前我有机会碰到一些企业界的人士,他们在社会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像在座的张忠谋先生(台积电董事长)一样;他们不只重视企业的获利,思考的也是非常深入而根本的问题。我还记得和当时摩托罗拉的执行长葛理芬(Christopher Galvin)吃午饭的时候,聊到小孩子的学习过程,他非常重视小孩子的教育,所以让我了解到企业界还是有些有远见的人,或许只占企业界的5%到10%,会去思考企业根本的核心问题。
 
    就这样,我对企业界渐渐开始有兴趣。遗憾的是,我无法找到很多企业界的高层主管,会对上述系统性思考的议题感兴趣,但我要再次强调,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社会上的公民,也会关心社会议题。
 
    六年前,我们举办了一场会议,参加的都是企业执行长,我们成立了组织学习集团,而且后来发展出在MIT(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组织学习中心,现在已有十五年的经验。我们和很多个人、组织合作,希望透过合作带动系统性的变革。当时我们特别重视永续发展的问题,开会讨论的议题包括产品所使用的材料以及全球温室效应的问题。
 
    2001年6月,我们邀请许多跨国企业的高级主管到波士顿开会,讨论组织学习的问题,例如壳牌石油、英特尔、惠普、联合利华等公司都有派人参加,那时联合利华还不是我们学会的会员。很快的,我发现企业界有了一些根本的变化,我说的并不是全部的企业,也许只有5%到10%的企业,而且每个产业的改变情况也有所不同,象是石油和自然资源这类型的产业所受到的影响是最深的,它们真正有兴趣的是工业生产活动对于自然环境的影响。
 
    我们所讨论的都是全球性的问题:如社会的贫富差距,全球的经济相互依存度愈来愈高。当时有一位来自英国石油公司的人提到,我们不应该只讨论数字落差的问题,还应该讨论社会落差。五分钟之后,一位壳牌石油公司的代表发言,他说当他们公司的经理人看到世界和社会现况,他们都很害怕。那时候,与会的每一位人士听到一个跨国公司的高阶经理人,使用「害怕」这个字眼,都感到十分惊讶。惠普的代表接下来又说,也许我们迟早都要重新定义,什么叫「成长」。
 
    经济成长使我们用了太多原料,产生过多废弃物,既然天然资源有限,这种情况势必无法继续下去。部分跨国企业公司确实看到这样的问题,联合利华的策略目标之一,就是让他们的农业、渔业和消费产品永续发展,即使不赚钱也必须追求策略,因为重点不在赚不赚钱,而是要继续生存下去。如果有一天天然资源耗尽,联合利华就没有产品可卖。
 
    我们必须看到整个系统的运作方式。例如前一阵子网络的泡沫化,对于台湾和美国经济都有很大的影响,经济学家用泡沫这个字眼可以让我们了解问题出在哪里里。生活在泡沫里的人,观念是截然不同的,这种投资是不切实际,而且迟早会有破灭的一天。那么,如果工业时代是个泡沫结果会是如何呢?如果工业文化是个泡沫又会如何呢?
 
    一切看起来如此合理,大家都知道同样的经济原理,说同样的语言,我们知道如何创造利润、管理现金流量,但是,这都是在泡沫中看到的情景。自然系统不会产生废弃物,身为一个美国人,维持理想的生活所需,每周要用掉一吨原料,其中95%在使用过程中都成为废弃物,例如二氧化碳,结果造成全球平均气温每年增加一度,这种情况还在持续恶化中,因为废气排放的速度,是二氧化碳分解速度的两倍。
 
    这些都不是新闻,但面临这种情况,我们能做些什么?就像刚才提到的,我们掌握科技的能力不断增加,但同时又有强烈的无力感。事实上,这也正是我们学习所面临的问题,学习不只是有新的想法,还包括了行动,大家都有这样的义务和责任,去正视这些问题,我们都是地球的公民,如果我们不关心,还有谁来关心这些问题呢?
 
人不是机器,必须发挥潜能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认清现实状况,换个角度思考,在工业文化中,我们每个人都是系统中的一分子,都是工业时代的一员,在我们的文化中,最重要的组织不是企业而是学校,我们都上同样形式的学校,十九世纪中叶在教育组织上有很大的变革,每个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与义务,学校不再只是为精英存在。
 
    当我提到「学校」这个字,大家会联想到什么呢?考试、错误还是分数不及格?如果你的成绩是全班后半段,你会有什么感觉?我记得有一个教育学者对我说过,我们不知道学校带给儿童的创伤有多大,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句话。
 
    只要你花点时间在孩子身上,就会看到学习的魔力。孩子在学校的学习不是偶然,而是透过精心设计的,学校有考试,帮助学生藉由错误当中学习。小孩在学校读书,内心是有许多恐惧的,我并不想批评,只是要反省学校这个系统。我大儿子七岁的时候,学校老师把他画的作品打了六十分的分数,回到家后,我儿子告诉我说他不会画画,而且从此以后真的不再画画。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只要在学校哪里一科的分数不好,就认定自己这方面不行。我们知道学校的学习环境不是完美的,可是为什么我们要创造出学校这样的系统呢?在工业时代的每一所学校,就像工厂的生产线一样,有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
 
    问题是我们人类不是机器,我们希望追求独立自主,发挥自己的潜能,多样化是自然界的定律,和工业时代最主要的特征「一致化」和「生产力」并不相同。如果我们把工业化的概念放在学校中,对小孩会造成很大的创伤。
 
    我今天的用意不是要告诉大家我看到了什么,而是告诉大家应该去思考这些问题,没有人能够看到事情的真相和全貌,我们应该去思考什么是好的生活和好的环境,绝对不是只有好的GNP和好的经济成长,这些都只是工具和资源。
 
    到底我们目前社会的现况如何?我们要创造怎样的社会?这是我们每个人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品管大师戴明(W. Edwards Deming)教授每次做报告的结尾都说,他只是一个个人,他已经尽了他的全力。我的一个印度朋友有一次问泰瑞莎修女是如何对全世界有所贡献,泰瑞莎修女竟然惊讶地回答说,「没有,我对世界没有什么大的贡献,我只是做一些很小的事情,可是我怀抱着无比的热情。」
 
(《远见》杂志 伍淑芳整理)

推荐内容

你要的正确「复盘」操作,都在这里了(一文全掌握)
“U型学习法”——把握这4点,把复盘做到位!
邱昭良:真正会「复盘」的人,都做到了这5点
邱昭良:解读U型理论——U型理论的本源
邱昭良:企业MOOC怎么了?
邱昭良:从ATD 2018 看微课(微学习)的开发与应用
精品原创课程:《知识炼金术——企业知识萃取与运营的科学与艺术》
精品版权课程:玩转微课——企业微课创新设计与快速开发
精品培训:改善心智模式与创新思维
精品版权课程:《系统思考应用实务》

资讯排行

你要的正确「复盘」操作,都在这里了(一文全掌握)
“U型学习法”——把握这4点,把复盘做到位!
邱昭良:真正会「复盘」的人,都做到了这5点
邱昭良:解读U型理论——U型理论的本源
邱昭良:企业MOOC怎么了?
邱昭良:从ATD 2018 看微课(微学习)的开发与应用
精品原创课程:《知识炼金术——企业知识萃取与运营的科学与艺术》
精品版权课程:玩转微课——企业微课创新设计与快速开发
精品培训:改善心智模式与创新思维
精品版权课程:《系统思考应用实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