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好  学习型组织研修中心欢迎您!

致 力 于 推 动 学 习 型 组 织 的 研 究 与 实 践

邱昭良博士新书《知识炼金术》正式出版
搜索

最新动态:

首  页    |    学习型组织    |    复盘    |    系统思考    |    学习技术    |    知识管理    |    管理前沿    |    专家专栏    |    关于我们

 

学习型组织研修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1998-2017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京ICP备05005136号   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

>
>
>
IBM:如何推动高手间的合作

IBM:如何推动高手间的合作

作者:
杨澍
来源:
《商学院》
2017/12/17 18:43
  IBM中国研究院集合众多优秀的科研人员,他们往往有具备扎实的学历背景、丰富的研发经验,要用NBA的说法就是,放在哪个球队都可以成为当家球星。把这样一群人放进一支球队,如何让他们发生化学反应?这是IBM副总裁、IBM中国研究院院长、IBM大中华区首席技术官李实恭要做的事情。
 
  眼前的李实恭博士一件清爽的格子衬衫,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他是这个庞大研究团队的领导者,也是把众多科研高手扭合在一起、用合作创造最大价值的推手。
 
  高手“相亲”的推手
 
  “我们先不谈合作。在一个研究环境里,先要创造、选择一个好的研究课题。如果题目好的话,高手之间要合作就比较容易。”李实恭说。所谓好的题目,就是要够大,对于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明确的定位,每个人都能有一片天地。“如果题目不够大,本身就是一块狭窄、局促的地方,投入太多的人力,挤不下、大家也施展不开,创造再好的合作机制、激励办法也不管用。”李实恭说。比如说IBM正在做的物联网课题:通过很多的传感器采集物理世界的信息,采集的信息要汇整,分成很多层级;接下来要考虑如何用网络传输,传输的数据量又不能太大,造成网络无法负担;传输的过程中问题要能第一时间处理……“简单地描述一下你就有感觉,一个人、一个团队,甚至于单靠一个公司根本做不了。”不仅从技术面和商业价值面,这样的题目够大,为研究者提供了足够的研究与合作的空间,也因为它可以改进我们所处的世界和人类社会,为研究者树立一个崇高的目标,是一种更大的激励。
 
  科研人员关注的或许是技术上的某一个点,而作为像李实恭这样的研发领导者,需要把所有的点串联起来,看到大的趋势,再回过头来把这些微观的点重新排列、定位,成功的定位就能创造够大够好的课题,让大家更容易合作。“没有好的定位,大家都会揪着自己的那个点吵个不停,但是当你把大的趋势展现给他的时候,科研人员都很聪明,他们会迅速地去寻找自己在这个趋势中所处的位置。”李实恭说。
 
  在有好课题的前提下,就可以来谈合作环境的打造。在研究院,这是一个三步走的过程:肯定自己—知所不足—合作的价值。
 
  “自古文人相轻,所以第一步我们要让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好,鼓励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己非常优秀。这跟在学校读书不太一样,学生要考试,要分个高下。”李实恭在北大教课的时候,就曾向校方要求,自己要有给学生评分的自主权,只要他们好,人人都可以得100分。“首先要看老师要求他学会的东西他学会没有,在学会的基础上他能不能再发挥,拿去应用,我觉得做到这两点的学生就是好学生。至于他是愿意来上课,还是坐在树下休息,没有关系。甚至于他喜欢在课堂上问怪问题刁难老师,也没有问题。所以不要画那种成绩曲线,30%是A,40%是B,这样的管理方式往往造成学生进入社会以后不愿与别人合作,永远要和别人比个高低。”学生与科研人员有相似的地方,他们都需要对一个接受的问题提出自己的解决办法,“但是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要能描述这个问题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把问题提炼出来,提炼到每一个人都能明白并且应用范围更广的程度。我们并不是要做一个独此一家的艺术品,科研人员要做的是可以让别人在他的基础上做得更好,直到变得工程化。所以科研人员要能找出问题、描述问题,并能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把课题做得越来越好,这是好科研人员必须具备的。”李实恭说。
 
  第二步,知道自己有不足。“要让这些高手们看到别人也有很棒的地方,而且这些地方自己未必学得来。”研究院经常会举行Project review的活动,在这种类似研究交流的活动中,每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的研究内容与大家分享,在更广泛的层面上对研究进行讨论。
 
  第三步,合作起来之后可以创造更高的价值。“因为很多创新点都是通过跨领域的结合激发出来的。通过合作 可能带来新的发明、专利,IBM会给研发人员相应的奖励,这是他们可以实实在在感受到的。对于另一种创新成果,比如论文,因为合作,也会让论文的水准更 高。此外,合作还会产生新的研究课题。这会让研究人员看到长期的发展,因为我们做研究的人最怕的就是项目做一年以后就没得做了。当你的研究课题跟其他团队 的研究者聊过之后,在一条线上衍生出新的题目,这会让研究者很兴奋。”
 
  不过以上的合作激励方式还不是研究院的“杀手锏”。“专利、论 文、新的课题,这总有点孤芳自赏的味道,好像是研究圈里的人自己说自己好,这还不够。真正好的是,这个世界上有别的人,政府、产业界或者其他的研究机构把 你的研究成果拿去用,觉得真的有价值,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创造被利用价值,这种成就感和受到的鼓励才是最大的。”李实恭说。今天,市场所需要的价值很少是通 过研发中一个点的突破就能展现出来的,即使是一个点的突破,也要与周边的技术相结合才能真正被使用。李实恭说:“某个客户缺少某个点的技术,你正好补进 去,这样的情况太少太少,所以我们往往都需要几个团队一起合作为客户创造价值。可能对于某个客户来说,这个团队的研究比较突出,那么其他团队是陪衬,换一 个客户情况可能就不一样。所以,研究者会有一种共识,一定要和其他人一起、与其他团队合作,自己的价值才能凸显出来。”
 
  未来应用与当下需要如何平衡?
 
  IBM所从事的很多研究是“十年后的应用”,而面对当下的市场需要,这样的关系该如何平衡?IBM采用的是“三分之一、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办法。
 
   “首先,我们现有的产品、服务面对客户的需求会有一些不足的地方,我们从研究的角度要帮助产品和服务部门把这些地方补足;其次,在未来3到5年内会有发 展的,我们现在要着手去做;第三种,我们称之为Far-reaching,就是未来是否被需要,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大家还不太明确的课题。这三种类型 各占三分之一的比例。”对于第三种类型,李实恭介绍说,把一群科研人员关进房间里讨论,可能是得不出结果的,但是还是要让他们继续去争论,继续让智慧的火 花被激发出来。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一来可以满足现在的需要,帮助现有的业务可以越做越好,二来可以兼顾到未来的发展。“这并不意味着我 们研究院有三分之一的人负责这个,三分之一的人负责那个,其实是在不断调整的。一个科研人员在解决当下问题的时候,可能马上看到了未来三五年的需要,那他 就已经转移到了第二个阶段。他在开发新产品的过程中,视野是不一样的,他自然要去想一些没有人想的事情,有可能他又会转移到第三种类型。我们并不规定什么 人是负责哪一个环节,看他们当时的想法和个人的兴趣。”李实恭说。从管理的层面来说,一方面尊重科研人员的想法,另一方面,对于第二、三类的课题,有时候 沉浸在课题研究中科研人员可能没有看到,“这个时候,管理者就会咨询他们的意见,看他们是否有兴趣去做,从新的想法刺激他一下,如果他也感兴趣,我们就做 出调整。”在研究院经常有叫做All Hands Meeting的全员大会,每逢这样的会议就会进行一些小的改组或者轮换,大家已经渐渐习惯于工作内容、合作伙伴的调整,愿意走出心理舒适区,这也更有利 于创新。
 
  从2005年开始,研究院开始推行In-Market Research的研究方法,通过让科研人员走出实验室、走入市场的方法把IBM内部、客户、产业生态链连接起来。“我们的研究变成了三个面向,投入也三 倍于原来的投入。原来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就是一批人,把成果做出来就好,做In-Market Research要增加两个团队。比如说A团队在做研究,B团队在帮助他与其他合作方沟通,保证研究的成果在未来可以大量复制;C团队则是在观察A团队和 B团队,看未来做类似项目的时候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最初,李实恭给这种研究方法取的名字叫Lab in Lab,“就是说有一批人在研究,而另一批又在研究他们。”李实恭笑着说。
 
  专利孵化器的由来
 
  IBM被称为专利孵化器,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产品,背后使用的都是 来自IBM的专利技术。现在,IBM全球还在以每天上千个专利的速度不断刷新着自己的纪录。 “我们知道研究院有这么几种,有偏应用层面的,也有学院派,以论文成果为主,做基础研究的。我们研究院从建院开始就定位于做平衡型研究机构,而我们所采用 的In-Market Research的研究方式也更容易让研究人员产生创新的想法。” IBM中国研究院研究体系管理主管,信息知识与交互高级经理秦勇博士说。在接受采访前,秦勇刚刚接到一个医院打来的电话,咨询有关医生与患者交流过程中一 些人工智能方式的可能性,帮助医生更好地诊断。
 
  IBM庞大的专利数量让人瞠目,也不禁让人猜想,是否一些专利可以马上投入实际的应用, 而一部分就会束之高阁或者若干年后才有可能发挥实际的用途。“其实我们定位专利有这样几个要素,第一是创新性,第二就是这个专利是不是有商业价值,或者完 全就是一个新想法,但是不能转化为实际的应用;第三点就是是否可以被检测(detectable),有些专利是不可检测的,就是说有没有人侵犯了你的知识 产权,你无法知道。”秦勇说。2010年IBM中国研究院注册的专利有80个,而内部申请的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在研究院每一个科研年开 始的时候,都会有一份GTO(Global Technology Outlook,全球技术展望),观察全球未来两三年有哪些新的技术会产生,因这些技术的产生会带来哪些商机,用GTO的研究成果知道全年的研究规划。 GTO中包含战略、规划、执行和评价。评价部分有三个方面,一是个人或团队在商业价值方面做得怎么样,二是创新领域,其中就包括发明专利,三是团队合作。 每一个员工如果专利注册成功,会得到一笔奖励。“我们的员工还有积分,就像打游戏一样。当你获得专利你就会得到一定的积分,当这个积分到达某个标准的时候 你还会得到一笔奖励,而达到更高标准的时候又会有相应的奖励。”秦勇说。注册的专利会获得积分,而有些专利因为在评价的三要素的某一方面有所欠缺,IBM 则会采用发布的方式把这个专利向社会公布,让更多需要的人可以使用,对于这类专利,员工同样也可以获得积分。专利注册只是第一个环节,当这个专利被应用到 某一个产品中以后,IBM还会给专利人一个奖励,称为High-value patent。
 
  对专利来说,物质奖励只是一方面,而对于研究人员来说,更重要的是心理的满足感和自豪感。“比如说Watson电脑有1000多种算法,最后用的有几百种,如果你发明的算法最终被Watson所采用,这种成就感是难以想象的。”秦勇说。
 

推荐内容

邱昭良博士新书《知识炼金术》正式出版
你要的正确「复盘」操作,都在这里了(一文全掌握)
“U型学习法”——把握这4点,把复盘做到位!
邱昭良:真正会「复盘」的人,都做到了这5点
邱昭良:解读U型理论——U型理论的本源
邱昭良:企业MOOC怎么了?
邱昭良:从ATD 2018 看微课(微学习)的开发与应用
精品原创课程:《知识炼金术——企业知识萃取与运营的科学与艺术》
精品版权课程:玩转微课——企业微课创新设计与快速开发
精品培训:改善心智模式与创新思维

资讯排行

邱昭良博士新书《知识炼金术》正式出版
你要的正确「复盘」操作,都在这里了(一文全掌握)
“U型学习法”——把握这4点,把复盘做到位!
邱昭良:真正会「复盘」的人,都做到了这5点
邱昭良:解读U型理论——U型理论的本源
邱昭良:企业MOOC怎么了?
邱昭良:从ATD 2018 看微课(微学习)的开发与应用
精品原创课程:《知识炼金术——企业知识萃取与运营的科学与艺术》
精品版权课程:玩转微课——企业微课创新设计与快速开发
精品培训:改善心智模式与创新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