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好  学习型组织研修中心欢迎您!

致 力 于 推 动 学 习 型 组 织 的 研 究 与 实 践

邱昭良博士新书《知识炼金术》正式出版
搜索

最新动态:

首  页    |    学习型组织    |    复盘    |    系统思考    |    学习技术    |    知识管理    |    管理前沿    |    专家专栏    |    关于我们

 

学习型组织研修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1998-2017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京ICP备05005136号   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

>
>
>
新学习文化的塑造与发展:终身学习取向

新学习文化的塑造与发展:终身学习取向

作者:
吴明烈
来源:
学习型组织研修中心
2013/11/09 01:21
摘   要

    新学习文化的内涵涉及学习观念的新变革、学习型态的新思维、学习制度的新突破以及学习策略的创新。本文从钜观的层面出发,论述新学习文化的要素与特征,进而剖析学习文化所涉及的学习境况、学习成果及学习过程等重要层面。而学习文化的类型,则在文中归纳分析出个人学习文化、家庭学习文化、学校学习文化、职场学习文化、社区学习文化、国家学习文化与全球学习文化。此外,更从法源基础及学习网络等多方面,比较新学习文化与传统学习文化的内涵差异。新学习文化的塑造,需要有适宜取向的导引,并能兼顾多种有效策略,方能充分实现文化改造的理想,进而为全民学习带来实质效益。有鉴于此,全文最后则提出以现代化、民主化、全球化、创新化以及多元化作为新学习文化的发展取向,并且强调新学习文化的发展,乃是一种全民学习运动,需要多元面向考量,据而展开具体实践策略,以建立全民终身学习社会。
    
关键词:学习文化、新学习文化、终身学习、终身学习文化、学习社会

Abstract

Creating and Developing a New Learning Culture:Lifelong Learning Approach

Ming-Lieh Wu

    This article focuses on the concepts and practices of a new learning culture. Ily8R At first, it explores the 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a new learning culture’s concepts. 7ZjxV And then, it describes the elements, characteristics of a new learning culture. gdG2o Thirdly, it analyzes the dimensions and types of a learning culture. Fourthly, GK4uh it makes a comparison of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raditional learning culture 88rPV and new learning culture. Finally, it shows some important approaches and strategies pWH3H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 new learning culture. 
    
Keywords: learning culture, new learning culture, lifelong learning, lifelong yTWaD learning culture, learning society

壹、前言

    人类的历史文化,系一个连续体,不断地向前演进,在文化演进的过程中,社会文化、政治文化与经济文化,往往成为社会大众关怀的文化焦点。从整个人类发展史观之,从未有一成不变的文化。随着社会的变迁,亦产生了文化的变迁,而随着文化变迁之后,又促成了新的社会变迁。关于学习文化(learning culture)的研究,仍是在所有文化研究领域中,较为薄弱的部分。然而,令人深感欣慰的是,随着终身学习思潮的兴起与实务发展,学习文化的议题研究,近些年来,则已渐受到人类的关注,虽然,截至目前尚未有丰硕的研究成果,但毕竟学习文化的研究,已在一九九0年代之后正式开启,未来则需要有更多的关注与投入,以积极开发这块学术与实务的新领域,俾以提供各国在建立新学习文化的过程中,有适切的发展目标与遵循方向。
    
    学习文化的变迁,是一个既存的事实,然而,这种变迁系在人为的作用下,而产生的改变。良好的学习文化变迁,更是在人类对于学习文化概念,有充分的认识之后,进而省察当前学习文化的问题与缺失,并展开具体改造的行动,而产生的一种综效。直至新近,新学习文化(new learning culture)思潮的发展,较受到各国重视,其中尤以欧盟国家,如德国与英国,对于此议题的关怀及研究,更为投入。对于亚洲国家而言,新学习文化的研究与塑造,当是在发展终身学习与知识社会过程中,亟待关注的焦点议题。有鉴于新学习文化的研究与发展之迫切性,本文首先探索新学习文化的发展源起、意涵、要素与特征;其次,分析学习文化的层面与类型;再则比较新学习文化与传统学习文化的内涵差异;并进而提出以终身学习为导向的新学习文化发展取向与策略。
    
贰、新学习文化的源起与意涵

    关于教育文化的相关研究,在早期即有之,然而,学习文化甚或新学习文化的研究,则是新近之事。在国际社会中,惯以用新学习文化一词,如英文中使用new learning culture,而德文则使用neue Lernkultur,此乃相对于传统学习文化或旧学习文化而言,而彰显出崭新且能够因应时宜而有别传统之意。截至目前,新学习文化的源起与意涵,仍尚未普遍为人所熟悉,而有待进一步探索。
    
    一、新学习文化的发展源起与背景

    新学习文化实际受到人类的关注与讨论,乃是一九九0年代之后的事。虽然,稍早在一九八七年时,德国的两位学者布德鲁斯(Volker Buddrus)及博菲尔仁(Fritz  B?versen)即主编出版过专书「迈向新学习文化」(Auf dem Wege zu einer neuen Lernkultur),探讨新学习文化的相关议题。但该书系以「和平教育学取向」(Ans?tz für Friedensp?dagogik)为副标题,探究的焦点亦以和平教育学为核心,并兼论学校教育的未来发展。因此,对于新学习文化概念与理论的研究并未能明显出现于该书中。然而,该书能在一九八0年代期间,即关怀到人类未来新学习文化的发展,同时亦提出了一些重要问题,如新学习文化究竟与传统学习文化有何不同?新学习文化的塑造过程中,究竟整个教育体系该往哪个方向发展并以哪些方法进行改变等等?以上议题对于新学习文化的研究与实务发展而言,则已提供了基本的思考方向(Buddrus,  B?versen, 1987)。
    
    近些年来,由于各国有感于推展终身学习,需要筑基于文化之上,因此,新学习文化的理念除了持续被探讨与推广外,并已渐渐成为一项重要的教育革新实务。就整个国际社会观之,欧盟各国当是较早关注于新学习文化理念与实务发展的国家,在一九九0年代初期即陆续有学者针对新学习文化的议题,提出重要观点,而在一九九0年代中期之后,新学习文化的实务发展,则是处于萌芽阶段,随后经由政策的对话与讨论,渐渐凝聚出发展新学习文化的共识。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第五次国际成人教育会议中,所提出的成人学习汉堡宣言与未来议题,亦特别强调新学习文化的发展,而这亦为终身学习的一项重要发展方向。英国的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所提出的学习社会十大模式中的学习中心模式,即着重于学习文化的发展,进而建立适合现代的新学习文化,而有别于传统文化(吴明烈, 2001)。欧盟于二00一年所提出的「实现终身学习的欧洲」(Making A European Area Of Lifelong Learning A Reality)行动计画中,所提出的六大策略,亦强调新学习文化的发展,以扩大学习的层级与影响力(European Commission, 2001)。在一九九0年代末期迄今,新学习文化的塑造与发展,已然正式在一些国家中展开。
    
    如今,新学习文化的发展浪潮,除了在欧洲持续扩展之外,亦在美洲及澳洲等地,日益受到重视,而其发展趋势系与终身学习、全球化及创新等理念相结合。然而,新学习文化的发展,乃是一种文化的变革与改造,并无法短期奏效,易言之,新学习文化的发展,诚然重要但不可能速成,且为一种持续发展的过程。
    
    二、新学习文化的意涵

    学习文化是一个复杂且广泛的概念,同时涉及到学习及文化两种要素。学习文化系由文化的特质与学习经验所共同构筑而成,在此架构下,成功的学习并不单独取决于学习者的个别因素,而亦涉及到社群的参与以及机会平等(Jacobson, 1996)。学习文化理论与实务发展的重要性,已无庸置疑,然而,由于学习文化的概念甚为广泛且不易阐释。因此,即有学者批评这项领域的探讨,有很多人并未将其语义清晰表达,同时对于其效用与范畴亦缺乏完整说明(Dr?ger, 2003)。这可谓为当前学习文化研究的一项不足,然而,亦因为这项不足有待弥补,而显示出学习文化的未来宽广研究空间。
    
    如前所述,关于学习文化的语义阐释,仍亟待厘清,因此,基于研究与实务发展的需要,首需先清楚界定学习文化的确切意涵,如此方不致于模糊甚或失落了焦点。诚然,学习文化是由教学者与学习者的观念及行为激荡之下而形成的一种社会现况(Siebert, 1999:26)。学习文化的概念,所涵盖的并不仅是多样化的学习活动,而且也是学习力(Lernf?higkeit)的增进,尤其是自我学习能力 (Selbstlernkompetenz)的发展,其中涉及到反省并确立个人的学习风格、学习习惯、学习类型与方法,而这也是一种反省式学习 (reflexives Lernen)历程(Siebert, 2002)。
    
    学习文化系指关于学习的一切文化,是整体文化中的一项重要内涵,包括学习理念、学习态度、学习型态、学习内容、学习制度、学习途径、学习习惯以及经由学习所累积的成果。学习文化亦是一种学习现象,包括无形的学习价值观与有形的学习行为,学习文化的形成是学习者在学习架构下,与学习环境交互作用而产生的结果。良好学习文化的形成,往往是在社会大众具有合乎现代化且适宜的学习理念、态度与行为的前提下发展而成。而所谓的新学习文化,乃是学习文化的新发展与转变,而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学习文化。据此言之,新学习文化的内涵包括如下:
    
    (一) 学习观念的新变革:在新学习文化的潮流中,学习系明显发生于日常生活中,同时与工作及休闲相结合,而非仅存在于特定的时间与场所,人类一方面为知识而学习,另一方面亦为发展而学习,以能力发展为导向的学习,尤受重视。
    
    (二) 学习型态的新思维:多元学习型态,乃是新学习文化的一项重要内涵。新学习文化中的学习型态,包含并兼顾正规学习、非正规学习以及非正式学习等三种型态,上述三者同受重视且享有平等的地位与价值。
    
    (三) 学习制度的新突破:新学习文化的另一项重要内涵,展现于学习制度的新突破。学习制度的规划,重视系统思考及全面考量,而更具完整性与弹性,以符应个体终身的学习需求,此外,学习成就认证制度,亦已然逐步建立。
    
    (四) 学习策略的创新:新学习文化的发展,尤重策略的创新,学习策略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窠臼中,而能积极创新求变,以激励学习者的学习兴趣,并促进学习者更有效的进行学习。而有别于传统的学习策略,如网络学习、经验学习以及对话学习等,亦获得多元发展。
    
    在终身学习的政策措辞上,所涉及的文化革命与学习文化,两者乃为相当类似,均一致强调,人类正生活在一个学习时代(learning age)(Griffin, 2001)。新学习文化与终身学习文化,两者的概念甚为相近且密切关连。终身学习文化系指全民参与终身学习的文化,包括终身学习政策、架构与制度,以及全民的终身学习理念、态度、价值观、行动与习惯。此外,亦涵盖透过终身学习而产生的一切创新与改变,以及整个社会的学习风气及学习力。诚然,任何一个国家都蕴有学习文化,但并非每个国家都已具有终身学习文化,而是至少具备了发展终身学习文化的机会与可能性。在终身学习文化中,人类的问题解决能力与创造力,亦获得逐步增强。当前各先进国家在发展终身学习之际,所追求的新学习文化,事实上亦是一种现代化的终身学习文化。
    
    就学习文化的价值面而论,可分为正面的学习文化以及负面的学习文化。所谓正面的学习文化,乃是一种积极的学习文化,对于学习拥有适宜的价值观与行为;而负面的学习文化乃是一种消极的学习文化,对于学习抱持着不合时宜的态度、价值观与信念,而学习行为亦为被动且效能不彰。任何学习活动存在之处,即具有学习文化。学习文化乃与学习活动并存,当前世界的任何地方均有学习行为的进行,而孕育出了当地的学习文化,然而学习文化需要不断的塑造与发展,如此,方能形成正面而积极的学习文化。

参、新学习文化的要素与特征

    澳大利亚自一九九0年代以来,实施了许多政策与计画,以有效推展终身学习,而近些年来,尤为重视学习文化的发展。学习文化对于二十一世纪的知识产业结构与终身学习发展而言,实为重要且影响深远。整体言之,新学习文化具有八项要素(Ellyard, 1997):
    
    一、 终身学习

    终身学习在一九九0年代中期,已有良好的发展。传统的生命早期学习制度已被持续性的终身学习所取代。而学习则必须成为一项重要且愉悦的活动。终身学习促使了个人生涯发展的弹性化,并且在快速变迁的世界中,促进了个人的适应力与个人发展。
    
    二、 学习者驱动学习

    学习者驱动学习(learner driven learning)系指,学习同时被指导者与学习者支持团体所导引。学习者被授予权利与教育提供者共同参与及协调学习的进行。
    
    三、及时学习

    及时(just-in-time)的概念源起于制造业与零售部门。这是一项生产与操作的方法,意指企业不需要大量储存原料以供应产品的制造,原料系及时的被分配到生产时所需要用到的时候。将此概念应用到学习,乃是因为真正的学习通常均发生于人们具有高度学习动机与求知欲时,此时立即提供学习,则效果最佳,而现代科技则促成了及时学习系统的发展。
    
    四、顾客导向学习

    人人均具有个别差异,以致在思考与学习上有不同的方式。教育套材(educational packages)可以顾客化,以符合不同的学习个体与团体的需求。而现代科技亦能符合不同的学习及思考偏好,并促进了全脑学习与思考。
    
    五、转变学习

    学习应该能促进人类发展与面对挑战的能力,并且改变信念体系及行为型态,进而因应新的需求与机会,以及克服劣势。学习的一项主要目标,即是在于促使个人价值体系的良好转变。
    
    六、团队学习

    随着现代信息与通讯科技的发达,促进了合作行为的发生。工作组织均强调沟通与合作,而大部分的职场亦重视团队组织学习。
    
    七、脉络关连学习

    学习发生在与学习者的经验及期待有所关连的环境时,最能产生成效。此外,社群学习已在现代真实生活环境中进行。
    
    八、学习如何学习

    假如人们知道更多关于如何学习与思考,则将能进而提升他们的学习与思考能力。思考与学习的教学,乃是当前教育体系中的一项重要内涵。经由个人与团队能力的发展,以了解并更有效率的计画、管理与实践本身的学习。
    
    由于学习文化概念的复合性,要将其特征具体且完整的描述,并非易事。然而,对于学习文化特征的了解,若欠缺清晰明朗的轮廓,如此在发展学习文化的过程中,亦必将产生茫然之感而无所适从。阿诺尔德(Rolf Arnold)与席斯勒(Ingeborg Schü?ler)概要地指出,学习文化的特征显现于三个层面:(一)学习安排(Lernarrangements)与学习组织 (Lernorganisation)的形式;(二)整体的学习供应(Lernangebots)与学习机会(Lernm?glichkeiten);(三)教学及其各种方法的品质(Arnold, Schü?ler, 1998:4)。而由德国的企业继续教育研究联合会(Arbeitsgemeinschaft Betriebliche Weiterbildungsforschung, ABWF)所发表的「柏林宣言:创新与学习 – 学习连同改变:促进社会的新学习文化」(Berliner Erkl?rung: Innovation und Lernen  – Lernen mit dem Wandel: Für eine neue gesellschaftliche Lernkultur),对于新学习文化的特征,有如下的论述:新学习文化系透过民众对于本身学习的自我决定、自我组织、反省力与自我负责,以及透过对学习历程的充分自主以及社会组织的责任,而展现其特征,为此,必须有适当的架构条件,以确保其发展。对于促进学习的一切考量,在出发点与目标上均需以学习者为主体,并进而扩展学习者的行动力与行动机会。此外,并同时开创出开放与弹性的学习文化之对话与伙伴沟通的环境。因此,在此新学习文化的发展过程中,国家与教育机构的角色需要重新定位。个人必须在新学习文化中,尽其可能接触到各种不同的学习型态。而个人在工作历程的学习、社会环境中的学习、网络学习以及教育机构中的学习,均同具价值并且彼此密切连结(Arbeitsgemeinschaft Betriebliche Weiterbildungsforschung, 2001)。
    
    德国成人教育学者克诺尔(J?rg Knoll)则更具体地提出了新学习文化的五项特征(Knoll, 2001; Fischer, 2003):
    
    一、 透过学习以创新

    当出现挑战时,则随之产生问题或任务,然而,解决途径则是在开始时尚未存在。对于社会或人类而言,总会处处面临改变。在此情况中,当所需要的创新,尚未被人所知悉时,则亟待发展与进行,而学习在变迁社会的创新过程中,则扮演着重要角色。

    二、 新学习文化开启发明与创造的空间
  
    新学习文化的一项主要特征乃是,发展与创造能因应挑战的空间。在此情形之下,将促使个人发展出未来所需要的知识与能力。
    
    三、 新学习文化并非仅是匮乏导向(defizitorientiert)而是资源导向(ressourcenorientiert)
    
    基于未来发展的需要及其以发现、发明与学习的过程为焦点,新学习文化并非是重复预先规定人类所欠缺而需要学习的内容,而是要以资源与潜力为导向,反省并开发潜在资源。促使学习者能以生活经历与生活经验为基础,拥有持续认知与行动的机会,并能从事个别学习与团队学习。
    
    四、 新学习文化着重日常生活的学习

    从学习的过程观之,学习并不只是发生于特定的脉络中所进行的知识传授而已。具体发生于日常生活中的学习,将受到重视与认真看待。自我组织学习(selbstorganisiertes Lernen)亦为学习者整体学习过程中的一部份。
    
    五、 新学习文化的实践是一种民主参与

    学习者乃是新学习文化中的主体,同时亦为塑造新学习文化的主角。倘若欠缺学习者的积极参与,则亦无新学习文化的形成。新学习文化的发展,乃是一种民主参与,需要社会大众的努力,而无法以强制的方式达成。
    
    在新学习文化中,个人与社会将透过继续学习而有效因应变迁,而变迁也因个人与社会的继续学习,而持续进行。易言之,变迁透过新学习文化,而新学习文化亦在变迁中。整体分析之,新学习文化具有以下十大特征:
    
    一、 以学习者为导向:新学习文化的一项主要特征即是,以学习者的需求与学习成效为考量。学习的安排与进行,系考量到学习者确切的需要,而非课程规划者或教学者的主观想法。
    
    二、 自我导向学习获得充分发展:在新学习文化中,学习者本身的自主选择、自我学习规划与学习目标的实现,尤其受到重视。充分将自我导向学习的理念,具体实践于个人的学习行为中,进而促成人人成为自我导向终身学习者,乃是新学习文化的另一项特征。
    
    三、 创新的学习规划与安排:新学习文化之所以能建立并持续发展,乃在于重视创新的理念与行动。学习的提供与进行,非但不一成不变地随顺着过去的传统,反而能积极创新,并持续探索学习的较佳实务。创新是新学习文化的一项重要精神,创新的学习规划与安排,包括学习内容、学习评量、学习方法以及学习途径等。而一切的创新安排,系以能提高学习者的学习参与及学习成效为依归。
    
    四、 以终身学习为轴心:新学习文化,可谓为伴随着终身学习理念而兴起的新时代诉求。终身学习既为新学习文化的主轴,亦为其核心,在此新文化中,全民终身学习的理念与实务获得充分发展,愈来愈多的民众,渐渐成为终身学习者。
    
    五、 愉悦的学习气氛与环境:在新学习文化中,人人得以在愉悦的学习气氛与环境中,进行有效的学习。学习若能带给学习者快乐与满足,则将更能彰显其意义。人人乐在学习,可谓为新学习文化的一项重要特征。
    
    六、 重视各类型学习型组织发展:新学习文化的另一项普遍特征,即是处处皆重视学习,每个组织均能进行学习,而成为学习型组织。当社会中的每个组织都积极进行组织学习,进而发展出良好的组织学习文化,则学习社会的理想,亦能在此过程中逐步实现。
    
    七、 各种文化的连结与融合:学习文化系为人类文化中的一部份,并且时时存在于人类的生活与工作中,而与人类的生活文化及工作文化相融合且紧密连结。「学习文化即生活文化;生活文化即学习文化」,学习与生活的融合,乃是新学习文化的一项主要特征。在新学习文化中,学习系发生在日常生活的各种活动中,社会大众的生活文化,系与新学习文化的发展息息相关。
    
    八、 多元学习型态并存且同受重视:在新学习文化中,正规学习、非正规学习以及非正式学习同样受到重视,且各具存在价值。而且不同学习型态之间,亦有良好的学习连结,个体透过非正规学习与非正式学习所获得的成就,亦能获得社会认同。
    
    九、 学习谘商辅导制度化:在新学习文化的发展潮流中,学习谘商与辅导制度的建立,已然成为一项主要特征。这种制度的建立,主要在于促进社会大众能够充分掌握学习信息,并协助学习者有效解决学习困扰及问题,进而充分实现学习目标,如此,一切学习机会的扩展与提供,才能实质发挥应用价值。
    
    十、 数字学习成为学习时代的发展趋势:数字科技与新媒体的运用,俨然已成为新学习文化的一项特征,而这向为传统学习文化所欠缺。在新学习文化中,社会大众的数字素养逐步提升,而数字文盲则逐渐减少,数字学习落差的问题,亦渐渐获得充分解决。

推荐内容

邱昭良博士新书《知识炼金术》正式出版
你要的正确「复盘」操作,都在这里了(一文全掌握)
“U型学习法”——把握这4点,把复盘做到位!
邱昭良:真正会「复盘」的人,都做到了这5点
邱昭良:解读U型理论——U型理论的本源
邱昭良:企业MOOC怎么了?
邱昭良:从ATD 2018 看微课(微学习)的开发与应用
精品原创课程:《知识炼金术——企业知识萃取与运营的科学与艺术》
精品版权课程:玩转微课——企业微课创新设计与快速开发
精品培训:改善心智模式与创新思维

资讯排行

邱昭良博士新书《知识炼金术》正式出版
你要的正确「复盘」操作,都在这里了(一文全掌握)
“U型学习法”——把握这4点,把复盘做到位!
邱昭良:真正会「复盘」的人,都做到了这5点
邱昭良:解读U型理论——U型理论的本源
邱昭良:企业MOOC怎么了?
邱昭良:从ATD 2018 看微课(微学习)的开发与应用
精品原创课程:《知识炼金术——企业知识萃取与运营的科学与艺术》
精品版权课程:玩转微课——企业微课创新设计与快速开发
精品培训:改善心智模式与创新思维